二次元的迷之顺天:第547章征服王的干扰

在阿尔托莉雅和迪卢木多先后被猜出真名了之后,这位新登场的征服王大声的报出了自己的真名,到现在为止,七名英灵的真名已经暴露三个了。

    卫宫切嗣并没有说话,实际上他内心的想法已经非常精彩了,只是有些惋惜这个征服王来的并不是时候,要是再来晚一点的话,阿尔托莉雅就能够将迪卢木多给解决了。

    对此,身为幕后推手,让迪卢木多变成现在这样重伤状态的夏棋和阿尔泰尔到并没有感到什么可惜,无论什么事情都是一样的,处处充满了惊喜,哪怕他们两个进行了一点干涉,还是没让迪卢木多在此刻退场。

    但这些都不是问题,有一次机会就肯定还会有第二次,只不过现在,夏棋并没有想要再继续干涉,在场的英灵都不是蠢货,能够在自己时代留下丰功伟绩让世人所铭记的英灵全部都是他们那个时代的人杰,在短时间内进行太多干涉,他们肯定还是会发现问题的。

    征服王,在见阿尔托莉雅真的停手了以后,顿了顿继续向两边的迪卢木多和阿尔托莉雅说道:虽然我与你们都为了争夺圣杯而参战,但是在于你们交锋之前我想先问件事!你们是否愿意加入我的麾下!将圣杯让给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将把你们视为朋友对待,一同分享征服世界的愉悦!    能够提出这种要求,一下子打破了阿尔托莉雅和迪卢木多对圣杯战争的常识,但是他们两个又怎么可能会因为征服王的一句话而直接投入他的麾下,还放弃争夺圣杯,迪卢木多参加圣杯战争就是为了尽到自己的忠义,阿尔托莉雅本身也是大不列颠的骑士王,身为王的她怎么可能会随便的被说动。

    不出意外的,迪卢木多和阿尔托莉雅都拒绝了征服王的提议,阿尔托莉雅面露不快的神色,你就是为了说这些戏言而打断我与nr的比试吗!这是作为骑士无法饶恕的侮辱!    征服王好像一点都没有发现阿尔托莉雅表现出来不悦的神色,透露出一种无奈的情绪,试探的继续说道:如果是待遇问题的话,我们还可以再谈谈!    够了!阿尔托莉雅愤怒的打断了征服王的话,重新强调一遍,我也是不列颠的国王,不论是这个王是谁,我也不能对你俯首称臣!    不列颠国王?这还真是然人吃惊啊,满负盛名的骑士王竟然是这样的小姑娘!征服王仿佛有着一根相当大条的神经,再次触动了能阿尔托莉雅愤怒的地方。

    阿尔托莉雅被风王结界缠绕的剑刃压过红色n身,一斩而下,鲜血喷洒,红色长n与黄色短n齐齐落地,迪卢木多以抛物线倒飞撞击在后方的集装箱上才停下,将集装箱砸的凹陷,迪卢木多大口大口的吐出鲜血。

    他现在还没有到要死的地步,可也差不了多少了,身负重伤的迪卢木多完全成为了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进行斩杀的存在,而此刻想要来搅局的征服王至少还需要半分钟才能够赶到,夏棋比划了个胜利的手势,第一天晚上就收拾掉了一个从者,这可是一个好的开局呢。

    现在只需要等阿尔托莉雅上前补上一刀圣杯战争的对手就可以减少一个,阿尔托莉雅也发觉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又说不出来是什么原因,好像自己在后面击败迪卢木多出奇的顺利,好像有双无形的大手正在进行推动。

    看来这场决斗是我败了呢。

迪卢木多艰难的出声,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御主肯尼斯没有将自己给召唤回去,可现在这个情况,他也只能退场了,尽管这件事到的到来有些早,但他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他所参加圣杯战争的理由便是以骑士之名、尽职生前没能完成的职责,效忠君主直至最后,本身对圣杯并没有什么追求,在被阿尔托莉雅给击败以后,他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愿望,可以安心的退场。

    我早就应该想到了,断绝魔力的红n,魅惑少女的右眼泪痣,而那一柄黄色短n应该就是具备让人伤口无法愈合诅咒的宝具,费奥纳骑士团的首席勇者,光辉之貌迪卢木多!通过交手,阿尔托莉雅也在最后时刻察觉到了他的真名,没想到能有荣幸与你交手。

但,也到此为止了!    阿尔托莉雅做事从来都不喜欢拖泥带水,在决斗胜利之后,她首先是表达了自己的敬意之后,便提起长剑,一步步向迪卢木多靠近。

    该感到荣幸的是我才对吧,那把黄金宝剑我是不会认错的,能与名扬四海的骑士王一较高下,我已经满足了。

迪卢木多现在连让自己的身体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除了开口说话,就没有了他所能做的事。

    只不过,他们对话的这段时间,足够让征服王赶到这里,电闪雷鸣,闪电在迪卢木多和阿尔托莉雅之间劈下,两头公牛踏着闪电拉着战车,气势汹汹的在阿尔托莉雅上空盘旋而过,降低速度落在了迪卢木多和阿尔托莉雅之间,阻止了阿尔托莉雅对迪卢木多的最后一击。

    战车之上的巨汉威风凛凛的站在驾驶台上,张开双臂,宣告:双方在本王面前收起武器!    我的名字是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在此次圣杯战争中以rr的职阶现世!征服王大声的报上了自己的真名,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哪有从者会一上来就报出自己的真名和职阶啊,这不是明摆着让人给他找弱点吗!    就是关于他的记载没有什么弱点,可是也多半可以通过资料推断出来他可能具备的宝具,身为征服王御主的韦伯也被征服王的这个举动给弄得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才好,自己的这个从者基本上都没有好好的听从过他的话。

    呐,御主,我跟你交个笑话,圣杯战争的从者真名是需要好好隐藏的。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