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的迷之顺天:第417章期中考结束

    这多半是那个理事长做的吧。

答完了所有题目,夏棋暗叹着,对班会得到怎么样的成绩也大概清楚了,杀老师恐怕要迎接自己接手班以来最大的打击了。

    作为老师的乌间惟臣当即联系了主校区的老师质问这是怎么回事,其实不需要说什么,杀老师都可以猜测出原因,乌间惟臣的质问只得到了那些人敷衍至极的回答。

    唯一还算有用的信息那就是在期中考试三天前,大幅度改变出题范围的同时,理事长浅野学峰亲自到各个班级讲课将变更内容讲解给了除了班的所有班级。

    单纯的在上课时传授知识的教学水平一点都不比杀老师差,得到答案的班都死气沉沉,乌间惟臣也有些愤怒理事长浅野学峰的自作主张,因为他的决定,现在班的成绩非常不让人满意,之前杀老师说过,倘若不能出现让他满意的成绩,就离开班。

    如果杀老师真的因此而离开班的话,那么这么久以来的努力全部都白费了,连以后寻找杀老师都成了问题,更不用说杀掉他来拯救世界了。

    于是你一时激动说出了这句话,和理事长宣战以后又怂了?看着慌得一匹的杀老师,夏棋吐槽道。

    我没怂!我只是在想要是他不给我发工资怎么办!从今以后,我难道就要和工资告别了吗!现在才想起来,给他发工资的人可是理事长,杀老师对自己的学生充满了信心,以至于他根本没有想过,现在的班会不如班。

    这次期中考试的成绩一定会让全校人刮目相看重新认识到班的改变,他所担心的只不过是怕理事长由于和他自己的教学理念冲突而恼羞成怒给他扣工资。

    那么有信心吗?那你加油吧,我可以帮你拿下一个年级第一,其他人都应该要靠你了,你的教学水平比主校区的老师好很多,但是椚丘学院能够在创立仅10年就成为全国首屈一指的学校,可全部都是依靠那一个人支撑起来的,你认为他会是什么好对付的人?夏棋直接预定了年级第一,在各方面的领域上他自认为不会输给任何人,即使对这个世界近代的历史才接触没几天,但也已经解决了。

    更何况,就是他什么都不知道,他还能开挂啊,旁边那个除了自己谁都发现不了的卡密又不是摆设,在不久前,卡密还拍着胸部保证,只要夏棋哪里不会做,就帮他去搜索一下答案,借助暂时从世界那边获取的权限来搜索答案。

    但凡是在这个世界上所诞生出来的知识都可以获取到,利用世界提供的权限来帮自己搞定期中考试的题目,一听起来就是奢侈到了可怕的程度,除了自己恐怕没有什么人能够享受到这种待遇了。

    按照卡密的话来说,反正使用这种权限也不会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消耗,不用白不用。

    年级第一,好大的口气,看来夏棋同学你也很自信啊,为师可是为你准备了一千道近代历史题目,针对你的弱项科目测验,要是这些简单的问题都答不上来的话,年级第一可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杀老师从抽屉中拿出了一叠写满题目的纸,看了一下字迹,全部都是杀老师自己手动抄写的。

    见这些满满的题目,夏棋就一阵头痛,自己是不是反手就被杀老师是给坑了,在杀老师拼命的教导下,班众人的学习成绩正在直线上升。

    期中考试当天,专门为班准备的教室,潮田渚和赤羽业的原班主任大大咧咧的坐在讲台旁的桌子上,分明考试时间已经到了却没有立刻发试卷的打算,而是打击着他们:我们主校区的教师会给你们最严格的监考,别以为班就可以作弊成功什么的!班永远都是班,你们最好都老实一点,被我发现作弊的话    那边的那位,可以开始发卷子了吗?我们已经浪费了一分钟时间来听你废话了,我相信,那个理事长也不会在这种地方搞什么小动作,那么你究竟是想要拖到什么时候?干脆拖到考试结束好了。

对这种不配称为老师的生物,夏棋可没有兴趣听他废话来浪费时间。

    从他故意拖延班开始考试的时间,这个表现就可以说明,这个家伙是什么样的人了,哪怕瞧不起班也要弄点小动作出来,倘若没有那个理事长的存在,就凭这些老师这个学校也没可能会有这种成就。

    顿时这位监考老师脸色马上就变得非常难看,恶狠狠的瞪了夏棋一眼,我记住你了!别让我发现你作弊,不然的话,我一定要让你完蛋。

    理事长浅野学峰确实不会在考试上面做手脚,他故意拖着时间不让班进行考试,这要是让浅野学峰知道的话,肯定也会让他知道知道这个学院到底是谁说了算。

    将试卷分发到每个人的手上,这个监考老师就坐在了讲台旁边,拿起手机有节奏的敲击着讲台,故意发出声音不断影响着他们。

    夏棋马上就无视了这些声音,这大概是他最习惯的事情之一了,不断的用这些小动作来影响班的成绩,这个监考老师也就只能到达这种程度了,换成那里理事长的话,即使他要出手干预班这次期中考试的成绩,也不会采取这种方法。

    试卷发了下来,夏棋从头到尾的扫了一遍,马上就知道班的学生们多数都要凉了,一般期中考试的出题范围都有提前决定传达给各班的教师,然而夏棋发现有很多题目都远远超出了范围。

    而出题范围更改杀老师好像一点都不知情,大多数班成员都没有补习过这些内容,面对一点都没有复习过的题目,甚至是从来都没有学过的题目,难道还能指望他们的血小板来告诉他们答案吗?    很显然不可能,在前面一些没有脱离出题范围的题目做完以后,夏棋可以轻易发现周围的气氛改变了。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