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突然消失的同学:第九章 好美的警花

    哦,没事。女警就这么回答了一句,稍微打量了顾凡一眼,虽然顾凡听英俊的,但在她眼里不过是一个小男生,所以没有太在意,女警就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然后顾凡和陆依回过神来,走出了警察局,陆依忍不住感叹了起来:警花,这绝对是警花,虽然她年龄比我大,但我不是迂腐的人,姐弟恋现在很时髦啊。

    拜托,口味变化也太快了,那个舞蹈社的小妹你不要了吗?顾凡说完这句,内心忍不住感叹一番没想到今天是白跑了一趟,监控录像居然这么巧在昨天坏掉了,怎么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说不上来的古怪呢?

    顾凡的家是在市区一幢很有年代的老民房,表面上看就像别墅,但里面比较陈旧,完全没有别墅应该有的奢华,甚至楼道地方光线不足,有点昏暗。

    这老民房是顾凡的太爷爷留下来的,以前住着好几家人,顾家也不过是拥有其中的一个房间而已,后来为了改善居住环境,就一户户搬走了。

    在顾凡爷爷和父亲的努力下,将那些房间一个个买下来,终于将这老民房完完全全变成自己家了。只不过由于老民房内部居住环境并不理想,又不想改造破坏年代的感觉,顾家就搬到了更现代的电梯房。

    在上了大学之后,顾凡就搬了回来,第一就是这里离学校近,省去了一笔住宿费,第二就是家长想让顾凡锻炼一下独立生活的能力,第三就是老房子最好还是有人住着,有点人气比较好。

    清晨,顾凡醒来,打了一个哈气,伸了一个懒腰,然后起床梳洗,焕然一新,说实话每天看着楼上楼下好几个房间空空荡荡,真心觉得太浪费了,如果不是怕别人弄坏了这老房子,真的可以租出去捞一笔了。

    是的这老房子在市区,是很有价值,而且价值好几百万,但是这是三代人的努力,顾家不舍得卖,连顾凡也觉得这老房子就是顾家的根。但只要这老房子不卖,所谓的好几百万也不过是纸面上的财富,对顾凡的生活没有什么影响,他还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他父母还是和普通人一样每天朝九晚五给别人打工。

    不过虽然这老房子不对外出租,但不妨碍别人来串门啊,陆依第一清早就敲响了顾凡家的门,还一直喊着:开门,快开门啊,我是陆依,你一辈子不离不弃的死党。

    知道了,知道了,我这是老房子,拜托你敲门小心掉,别把我家有60多年历史的门给敲坏了。是的为了保留房子的怀旧感觉,顾凡家里人硬是连门窗都没有修整过。

    顾凡刚刚打开房门就看到陆依嬉皮笑脸走了进来,一进屋这家伙就直奔那大客厅,一点也不见外,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并且说了一句:每次来你家都感觉真大,你家客厅都是一般家庭客厅的两倍,就是破旧了一点。

    大吗?以前这里可是有六户人家挤在这个客厅里吃饭。顾凡笑了笑,然后拿出一**饮料来招待好友。

    但陆依没有接,突然一本正经起来:说真的,我这么早来找你还是因为昨天的事情,你现在这边情况怎么样。

    听了这话,顾凡眉头紧皱,然后走到窗外看了看:我昨天晚上关灯之后,刻意等了很久才睡,但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今天早上我也看过周围,没有发现可疑的人,我在想是不是我们昨天一起神经过敏了。

    对此,陆依脸色一沉:我可以肯定,我昨天被人跟踪了,你也被人跟踪了,知道我们都很可爱,我们总有一天会被人跟踪,然后追问我们要号码的,但我想这不是巧合,我们在同一天被跟踪,而且跟踪我们的还是男的,他们应该不是因为对我们有哪方面的兴趣吧。

    听了这话,顾凡有点哭笑不得,但也觉得陆依说得很有道理,可问题是,昨天被跟踪之后就没有再发生任何异常了。

    想了想,顾凡就问了一句:那陆依你呢,你一路来我家有没有发现又被人跟踪了。

    没有,绝对没有,这一次我特别警惕。陆依一边说还一边做出了一个对天发誓的样子。

    哦,难道是因为我们昨天成功甩开他们了,所以他们失去了我们行踪,所以没办法再跟到我们。顾凡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一脸疑惑:有两件事我想不通,第一就是他们怎么知道我们的下车地点,然后跟上我们的。第二我们只不过是一群普普通通的学生,无缘无故对方为什么要跟踪我们。

    陆依立刻点头表示附和:你这两个疑问提得非常好,非常独到,那我们假设一下,一个犯罪团伙四处游荡寻找目标,正好看到我们一群大学生从车上下来,于是有了邪恶的念头,便开始跟踪我们,所以你的第一个疑惑,我们可以用巧合来解释,我们下车的时候正好碰上这么一群不开眼的犯罪团伙。

    听了这话,顾凡摇头叹气:你这个解释一点逻辑都没有,我们暂且跳过,那第二个疑问呢。他们干嘛要跟踪我们一群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而且我们分散,他们也分散跟踪,正常情况应该挑一个最值得下手的目标吗?

    这个这个陆依一时半会也想不出很好的解释,赶紧转移话题:那昨天的事情,林汐打探的怎么样了,不会只有我们三个被跟踪吧。

    对此,顾凡摇了摇头:林汐昨晚回去之后就问过舞蹈社的其她女生了,没有刻意问是不是有人跟踪她们,只是随便聊聊什么的,在聊天的过程中她们都没有提到过回家路上发现什么异常,也许她们没有被跟踪,或者她们就没有发现被跟踪这件事。

    那么问题来了,就我们发现被跟踪,莫非对方只跟踪了我们三个,如果对方跟踪了所有人,却只有我们三个关系好的发现了,难道又会这么巧,你不觉得奇怪吗?陆依的疑问让顾凡越想越觉得玄乎,好像说着说着感觉就被拉近了一个深坑里。于是顾凡赶紧打住:好了,我们再这么讨论也没有任何意义,我有一个办法,昨天下车的地点一定有监控录像,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对啊,一看就知道是不是只有我们被跟踪了,而且我们要查监控录像就一定会惊动警察叔叔,就算真的有人对我们居心不良,我们也可以当场报案啊。说到这里,顾凡和陆依就亢奋起来,说干就干,两个人立刻出发。

    一路上,两个人还在有说有笑,陆依忍不住问起:怎么样,今天不用陪你的女神吗?

    昨天大家都累了,今天就各自休息吧,再说了哪能一天到晚黏在一起啊,所谓距离产生美,大家都要有私人生活空间啊。顾凡说得很自然,然而用别有深意的目光看着陆依,反问了一句:怎么样你看中的那个舞蹈社女生,我让林汐帮你试探一下,好兄弟,这么忙,我一定帮。

    听了个这话,陆依假装出一副很感激的样子,说了一句:谢谢你啊,看样子我的大学生活能不能脱单就靠你了,你还真是一个好哥们。

    顾凡笑着回应:不客气,免得你一天到晚就怪我重色轻友,只陪林汐,不陪你。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很快就来到了当地的警察局,声称昨天丢了一个很重要的包,想通过监控录像来找回,而且提供时间和地点。

    有个接待的警察一开始看顾凡和陆依的眼神有点古怪,好像再说这点事也要来麻烦我们,最后还是说了一句:你们等一会。

    顾凡和陆依抱着等就等吧,只要能查清楚的心理耐心等下去,然而等了大概半个小时,等得实在有点焦躁,于是又去询问了一番,但得到的回答是现在很忙,不过事情会处理的,希望他们可以给予理解和支持。

    顾凡和陆依只好耐心等下去,结果又等了半个小时,警察才带他们去调监控录像,但惊讶发现不知道是怎么搞的,昨天顾凡和陆依他们下车地点的监控录像碰巧坏了,什么都没有录到。

    没想到等了一个小时居然是这样的结果,顾凡和陆依感觉心好累啊,只好垂头丧气回家去了,大概是因为心情不佳,顾凡在出警察局的时候不小心撞上了一个女警。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