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突然消失的同学:第七十六章 她的名字

    但即便如此,也不好办,不像阿海直接在家里翻箱倒柜一样寻找,也不像顾凡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可以乘着顾凡不在家的时候,晚上偷偷摸进去。

    去陆依家必须是晚上,这样被人看到的可能性很低,但问题是陆依的父母经常晚上在家,没有下手机会。

    冷姐深知机会只有一次,一旦失败就会引起陆依和顾凡的警觉,那么后面要找到钥匙就难了,另外还有一点很重要,目前顾凡将地图随身携带,地图的动向还在冷姐的把控中,怕就怕顾凡突然改变了策略,将地图交给另一个保管,所以继续尽快从陆依那边拿到钥匙。

    至于怎么做,冷姐稍微思考了一阵就计上心头,嘴角泛起笑意。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冷姐回神,关闭监控画面,然后说了一句:请进。

    顾凡笑着进来打了一个招呼,然后说了一句:冷姐,是你叫我过来领工资。

    对啊!冷姐笑了笑,然后拉开抽屉将一个信封递过了顾凡。

    当顾凡接过信封,感受里面厚厚一叠,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当他数过钞票的时候,脸上略带疑惑:冷姐,好像多了两百。

    那是你工作表现好的奖励,加油,继续努力。冷姐笑了,一副再给顾凡鼓励的样子。

    顾凡当然很高兴:谢谢冷姐,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也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别看冷姐笑得和颜悦色,心里暗暗再说:老娘就是怕你突然离职,逃出老娘的掌控中,这才自掏腰包多给你两百,你敢让老娘失望,老娘就掐死你。

    顾凡想了想,犹豫了一会儿:冷姐,认识你这么久,我好像都不知道你的名字,就一直叫你冷姐。

    是啊,认识这么久,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看来你是没把我这个领导放在眼里,没把这份工作放在心里啊。说完这句,冷姐笑得意味深长,绕有兴致看着顾凡尴尬的样子。

    顾凡立刻解释:不好意思,冷姐,我一直忙着做事,还有回家做功课,我是有点心不在焉,但我还是很爱这份工作的。

    好了,我知道了,我相信你。说完这句,冷姐就递给了顾凡一张名片,上面有名字和联系方式,然后说了一句:这种是我的名片,以后工作上碰上什么事情,可以打给我,或者加我的聊天账号。

    好的!顾凡看了看名片,上面写着冷乐

    突然冷姐想起了一件事,就说了一句:今天客人比较多,有很多盘子,大家忙不过来,你能不能帮忙洗一下。

    听了这话,顾凡立刻点头同意,此时此刻他很感激冷乐的赏识,刚刚还保证不会让对方失望,所以自然就接下了这活。

    看到顾凡去做事了,冷姐立刻打电话给手底下人,让他们立刻去看看储物柜,看看顾凡的包里面有没有地图,以确保很多事情都在她的掌控中。

    片刻之后,手底下人的回答让冷姐很吃惊,顾凡的包里面没有图纸,就是一些平常上课的书籍。

    这小子,到底做了什么?冷姐立刻让人去看这段时间的监控,看看顾凡到底有没有从包里拿出地图过,然后藏在家里。

    等了大概两个小时,有人汇报,这段时间顾凡没有从包里拿出过类似地图一样的东西,也就是说如果地图不在顾凡的家里,现在又不在顾凡的包里,那么就只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地图被顾凡带到了外面,没有带回来。

    小子,你到底做了什么。冷姐有点气恼,刚刚还自以为顾凡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掌控中,觉得地图已经是囊中之物了,没想到这小子还真能搞事情。

    不放在家里,不带在身上,那你会放在什么地方。冷姐开始思考,她观察了顾凡有一阵子了,顾凡绝对是那种责任心很重,做事都亲力亲为的人,而这种人往往会自己保管贵重的东西。所以在钥匙交给别人保管之后,顾凡绝对不会将地图交给其他人保管的。

    至于顾凡将地图放在了什么地方,冷姐一时半会猜不透,这段时间顾凡也去过很多地方,而且不是每一个地方,冷姐都知道的,搜索范围太广就无从下手了。

    寒假结束了,校园里又是人来人往的景象,很多不见的女同学居然有了一些变化,好像更加漂亮了。

    对大部分人而已,大家都不知道在寒假期间又失踪了三位同学,直到有传言,舞蹈社的人一直出事,这个社团有点邪门,于是大家都对舞蹈社敬而远之。

    人心惶惶,杜俊压力很大,因为现在舞蹈社的人失踪太多,缺兵少将,而且传言这么邪乎,很影响他招收新人啊,甚至一些人开始退出舞蹈社了。

    开学第一天,舞蹈社的排练室就这么几个人,林汐跳舞的时候都觉得形单影只,觉得好可怜,再不想想办法,舞蹈社就搞不下去了。

    最让杜俊气愤的是有人居然趁火打劫,要开办了一个街舞社,光明正大要和舞蹈社抢人,这还了得。于是杜俊赶紧冲到学生处的老师那边,据理力争,严重抗议。

    还好老师也觉得有点过了,不希望学校出现两个跳舞的社团闹出不愉快的事情来,于是街舞社被叫停,而舞蹈社暂时苟延残喘。

    其实老师也很纳闷,怎么最近一段时间,舞蹈社的人一个个失踪,是不是跳了一个什么很邪门的舞蹈,然后就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对于这样的推测,杜俊表示哭笑不得,回去立刻召集大家商量解决办法,因为再这么下去,舞蹈社就要关门大吉了,而那帮贼心不死的家伙就可以创办属于他们的街舞社。

    顾凡直接给出了解决方案,直接把舞蹈社改名为街舞社,说不定换一个名字就能转运呢,另外凡是进入过密室的人都退出街舞社。

    这种不是办法的办法,杜俊也只能同意,于是林汐和另外两个同学依依不舍告别了舞蹈社,而杜俊作为社团的负责人,他必须留下来坐镇。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