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突然消失的同学:第六十八章 不得不面对

    看得出来你依然很关心她,你还爱着她,你还想默默守护着她。顾凡一副你好了不起的样子,但袁诚是什么人,觉得没必要和顾凡较真,于是袁诚就轻微一笑,表示并不在意,又说了一句:怎么说呢,我和她之前的事情,很难三言两语。

    是啊,那我和苏慧的事情也很难说清楚,毕竟你和苏慧这么多年都有分手的可能,我和我女友也有分手的可能,一旦我单生,苏慧就不算是第三者插足了。顾凡说完这句,还表现出轻松自若的表情,搞得袁诚脸色微微一变,心里反复告诉自己是一个有身份的人不要和这种小子计较。

    顾凡又打了几拳沙袋,意思是我不想再多说什么了,请你赶紧走。

    袁诚好像没意识到一样,又说了一句:她一直很喜欢拳击这项运动,我以前为了讨好她,也天天去练,而且因为她的存在,这个拳击俱乐部的男人多了起来,大家都想练好拳击,都想讨好她。

    听了这话,顾凡停顿了一下,暗想:什么意思啊,你这家伙说我在这里苦练拳击是为了讨好苏慧。

    好了,我知道她没事就可以了,谢谢你。袁诚说完,就打算离开。

    顾凡忍不住喊住了袁诚:你是不是担心这几天苏慧消失,不知去向,是因为心里难受,你担心她会做傻事吧。

    只见袁诚回头,淡淡看着顾凡,然后义正言辞说了一句:是的,我是很担心她。

    顾凡摇了摇头:可能我和苏慧认识时间不长,但我知道一件事,她比你想象的要坚强,她不会做任何你觉得想不开的事情。如果你真的担心她,要么就抛开一切和她在一起,紧紧抓住她,要么就再也不要出现她的生活,让她可以慢慢忘记,不要你一出现,又不能和她在一起,又要唤回她的那份感觉。

    袁诚沉默了一会儿,随即自嘲一笑:我会好好想想你提供的建议,但是你知道吗,我这种人有的时候真的身不由己,我和你不一样,我没办法抛开一切,我想你不会理解的。说完这句,袁诚就转身大步离开。

    顾凡看着对方离开时候那股龙行虎步的架势,暗想:你这家伙的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诉苦,说自己的无奈,然后说一句即便如此,老子也比你强吗?

    理智上顾凡告诉自己不要招惹这种有权有势的人,但情感上,顾凡就看不起袁诚这种人,既然不要了,还要抓着不放,一副老子的东西,即便老子不要了,那也是老子的,别人不能碰。

    顾凡又打了一会儿拳击,然后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突然发现有好几个未知来电,居然是陆依的,顿时感觉不妙了。

    顾凡立刻回拨,然后就听到另一头陆依紧急的身影:顾凡你在哪里啊,我都打了你好几个电话。

    我在拳击俱乐部,你有事吗?顾凡听到陆依着急的声音,心头往下一沉,知道肯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陆依着急不已:我现在就在你家门等你,你知道还有谁在家门口等你吗?

    还有谁啊。顾凡小心翼翼,心跳也变得急剧,那份不安涌了上来。

    只听陆依叹了一口气:是厦越的父母,看他们气愤的样子,好像是来兴师问罪的。

    兴师问罪,他们是怎么找到我头上的。顾凡很纳闷,因为接下来要面对一个难题,而且他也大致猜到几分。

    想都不用想了,我问了,是杜俊说得,好像是大家一起去参观博物馆,厦越是跟着你走的,意思是厦越的失踪多半和你有关。陆依说完,连连叹息,这也太不厚道了。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你帮我稳住他们,不要起任何争执,你要理解他们的心情。说完这句,顾凡就挂断了手机,然后沉默了片刻,就像是在酝酿一场风暴一样,突然他把手里拎着的包往地上一摔,接着用脚猛踢衣柜,还骂了一句脏话。

    发泄过后,顾凡连续几次急促呼吸,努力平息那份怒意,然后走过去,将之前仍掉的包又捡了起来,转身离开,一路走一路调整心态。

    杜俊啊杜俊,你这家伙,过分了。顾凡越想越气,恨不得冲到赵锐的家里,把杜俊干得好事告之赵锐的父母,让杜俊也尝一尝这种被人背后捅刀子的滋味。

    一路上,顾凡自行车骑得飞快,几乎带着对杜俊所有的不满,愤然冲到了家附近,等到即将进入家门的时候,顾凡立刻刹车,连续几个深呼吸,确定自己控制住了情绪这才去面对厦越的父母。

    现在顾凡只能这么期望了,希望杜俊没有说太多,希望杜俊没有将一切责任都推过来,说实话,顾凡觉得谁都可以认为厦越的失踪是顾凡的责任,但唯独杜俊不可以。

    终于到了不得不面对的时候,顾凡知道愧对,也没脸去见,但还是要去了,一到家就看到厦越父母肃然质问的表情。

    叔叔,阿姨。顾凡小声打了一声招呼,完全就像做错了事情一样。

    只听到厦越的父亲冷冷说了一句:我儿子失踪了,你们和他一起去的,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的同学说你是最后一个和厦越在一起的。

    听了这话,顾凡稍微松了一口气,看来杜俊只是说了一点详情,并没有在厦越父母前面添油加醋,将厦越失踪的事情都归罪在顾凡头上。

    陆依赶紧站起阿里和顾凡一起承担:不仅仅是和顾凡,还有我呢,我们没有去危险的地方,我们就是去参观而已。

    顾凡很感激陆依,接着顾凡就解释了起来:是这样的,那个外域文化博物馆平常晚上不开放,但是那天晚上有活动,有一场歌舞表演,所以就对公众开放,我们觉得歌舞没意思,就去看了宫殿里面陈列的文物,但是那个宫殿是亮灯对外开放的

    顾凡大致说了一下经过,刻意漏掉那诡异的地方,尤其是讲到明明好好的,博物馆突然断电,然后大门就被锁死,他们出不去了。

    我知道了,我去那边问清楚。说完这句,厦越的父母带着恶劣的情绪就此离开。

    长途跋涉、开门、回家、坐在沙发上,顾凡想事情想得走神,发呆了一会儿,四下无人,安静的有点害怕,还有疲惫的感觉袭来。

    很累,很想睡一会儿,但是顾凡叹了一口气,此时此刻他被无尽的烦恼所缠绕,这些都好像在后面追着他跑一样。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