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突然消失的同学:第三百零二章 相互怀疑

    邓文礼有点担心宁琪你别乱来,我觉得这伙人不简单,尤其是那一男一女的身手更是了得,你想想看,那样的环境下,我们打过那么多次猎的也被吓傻了,他们却可以迎难而上,克服危机,感觉他们不是第一次面对突发情况,这种心理素质不是我们打点猎物可以锻炼出来的。

    宁琪一想到当初她慌慌张张逃出去,而顾凡却可以带着弓弩和火,重新杀回去,两者的差距让宁琪心中一紧。

    谢天谢地,大家走走停停了大半天,终于在下午四点的时候来到了下一个小木屋,一个个累的腿都软了,坐在地上不想起来。

    陆依拼命敲自己的双腿,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之前在外域的时候,我们还有骆驼可以骑,这一次我们以为有雪橇犬可以拉着我们,没想到要靠双腿啊,真心快走不动了。

    顾凡也感觉腿都快走断了,十分赞同陆依的话。

    欧阳锦却说了一句幸亏没坐雪橇犬,如果在暴风雪的天气,又遭遇到狼群,雪橇犬受惊,方向全乱,大家失散就更加危险了。

    听了这话,大家也觉得颇有道理,除了田老爷子能熟练驾驭雪橇犬之外,其他人根本没有在危机情况下处理的本事。

    这个时候,大家休息的休息,收拾的收拾,顾凡看到邓文礼坐在一旁检查伤口,顿时知道机会来了。

    于是顾凡借着好心帮忙邓文礼包扎伤口的机会来套近乎。

    邓文礼一番感谢,觉得顾凡还是一个不错的同伴,懂得互帮补助。而顾凡也是一副出门在外,大家相互帮助是应该的,继续套近乎。

    等到宁琪、胡波他们走远了,顾凡这才开口问了一句你哥哥的事情,我很抱歉,我们没能将他救回来。

    对此,邓文礼摇了摇头这不是你们的错,你们也尽力了,而且为了找我哥,你们差点也有危险,所以你不需要抱歉,反而是我觉得对不起你们。

    听了这话,邓文礼给顾凡的感觉就是一个明事理的人,于是顾凡又问了一句现在你兄弟出事了,你回去怎么交待。

    这也是我烦恼的地方,我在想什么时候告诉家里人。说完这句,邓文礼掏出了手机,一副犹疑不决的样子。

    顾凡叹了一口气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还是尽快告知吧,时间拖得越晚,你就越没办法交代。

    只见邓文礼一阵苦笑我知道,谢谢你的提醒,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所以我想再等一段时间,等我时间减轻了我的伤痛,我再回去面对这件事。

    哦,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顾凡装出一副理解的表情,他压根就不相信邓文礼的说辞,什么减轻了伤痛再回去交代什么的。

    顾凡继续言语上试探我想来和你们商量一下,毕竟邓文明是你们的同伴,在他是身上发生了不寻常的事情,是不是应该和外界联系,让外界来处理,否则我们回去也不好说。

    对此,邓文礼摇了摇头不必联系外界了,我们有监督人员,他可以证明发生在我哥身上的事情是意外,所以我们回去也不需要我们做出解释。

    好吧,你们决定就好。顾凡表面上平静,心里暗暗诽谤,宁琪、胡波这些人早就想好了说辞来应对了。但顾凡坚信可以找出破绽,于是顾凡继续问下去现在弹药不充足,再走下去,我担心大家会有危险,而且你们失去了一个同伴,相信你们也没什么心情打猎了吧。

    邓文礼苦笑是啊,我们现在谁还有心情打猎啊,但我就是不想回去,我不知道怎么交代,怎么面对,所以我就在这里逃避几天现实吧。至于危险什么的,不是还有你们帮我吗

    好吧,既然你不知道回去怎么交代,不知道如何面对,想在这里减轻伤痛之后再走,我理解。顾凡话是这么说,但心里却嗤之以鼻,你一个人不想去,非要拉着整个团队留下来陪你散散心,算什么意思。

    顾凡不相信宁琪、胡波他们会因为邓文礼不知道如何回去面对,所以就都留下来陪着邓文礼散心,看看康蓉吧,明显被吓得不轻,这几天精神状态很不好,而且宁琪也做过噩梦。

    苏慧、陆依他们陪顾凡来冒险,是因为要救冷乐,之前顾凡可是帮了苏慧对付大老板的,现在冷乐落在了大老板手里,轮到苏慧来帮顾凡,这是战友的情谊。

    但顾凡从来没听说过一个团队陪这一个人散心,甚至不惜身处险境的。

    反正回去的路上也需要时间,正好可以用时间减轻伤痛,而且回去的路上也可以打猎,也可以利用来散心。顾凡终于想到了这句话,也弄得邓文礼一愣一愣,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个时候,宁琪走了过来,接手来帮邓文礼包扎伤口,还说了一句谢谢你顾凡,后面的事情我来做吧。

    好吧,我就不打扰老兄你感受美女的服务了。说完顾凡就走了,而宁琪也装出一副被逗乐的样子,等到顾凡一走,宁琪脸色一沉这个顾凡和你都聊了什么

    邓文礼将和顾凡的谈话内容都说了出来,顿时让宁琪听了之后,眉头紧皱,暗暗咬牙这个顾凡是不是已经怀疑上我们了。

    邓文礼点点头我觉得可能是,也可能不是,顾凡给我的感觉就是来关心一下,出出主意,他说理解我的伤痛,也理解我不想这么快回去面对,而且也给我出主意,可以利用回去的路上的时光来减轻伤痛,想想如何面对,我觉得很有道理,可是又觉得像是在试探。

    这家伙,到底是真的在关心,在出主意,还是在试探。宁琪看了顾凡一眼,正好和顾凡的目光对撞了,两个人都报以礼貌的微笑。

    不能让这家伙来试探我们,我们也要试探一下他们,我们要掌握主动权才行。宁琪暗暗下定决心。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